亚洲城网址-ca99.com-亚洲城官方会员登录

毛颖:医者的学术修养和个人修养

作者: 学校新闻  发布:2019-09-12

图片 1

对一所105年历史的大学而言,最重视之物是什么?

毛颖,1967年生,教授,现任华山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曾被评为卫生部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上海市劳模。

学术——大学安身立命、继往开来的根基。105岁的复旦大学从1954年起,除被“文革”中断,每一年校庆都开展科学报告会,办到今年已是第44届。今年,科学报告会首次将学术活动延展成为校庆学术文化周。

结合我20多年的医学研究生涯,我从学术修养和个人修养两个方面谈谈看法和体会。

昨天,学术文化周开场科学报告进行。令人意外的是,主讲者并非这所大学里德高望重的学界泰斗,而是三位年轻教师:物理系教授封东来,1972年生;经济学院教授陈钊,1973年生;华山医院教授毛颖,1967年生。一位“60后”与两位“70后”,讲述了今天的大学如何于变革中传承学术精神,而年轻的学者又如何在诱惑中体验“仰望星空”的幸福。

从学术修养来谈,首先要培养一个浓厚的学术兴趣。一个做学术的人,必须具备一种敬业精神。一个人做成一件事情,就要对这件事情非常有兴趣。如果你正面临学科的选择,我建议你从事你有兴趣的学科,不要受其他的因素左右。

学术传承:心中常怀感恩之心

其次,勤学苦练积极进取仍然是学术发展的关键。大家知道任何一项工作特别是搞手脚操作的东西,都有一个学习曲线,就是同样一件工作只有做到一定熟练度才会突飞猛进向上发展。不断的自己勤学苦练,不断重复不断进取,这样才能超越瓶颈,只有辛勤耕耘才会有收获。

“学术独立,思想自由,政罗教网无羁绊”是复旦校歌中琅琅上口的几句,复旦校友陈寅恪先生“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立论,亦十分著名。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在昨天的报告会上说,如果从我们国内目前一些学术界的状况来看,与二三十年前相比,不得不承认我们的学术精神有所消解。一流的大学在21世纪的生存问题归结于大学能否抵挡住自己内部的敌人,只有坚守学术精神才能实现大学的学术使命。

作为一个医科青年来说,第三还要掌握多种本领,不断扩大自己的知识面,作为一个探索生命的学者来说要具备非常优良的外语能力和谈话技巧,与人沟通的能力,还有扎实的基本功,这是我们需要的本领。

【演讲摘记】

作为医生来说,第四是要合理调整医教研三方。能够在其中一方面有独特特色可以成为医学大家,但是如果把三者结合于一身,就会是医学大师了。

陈钊:我们刚刚进校的时候,我们辅导员老师组织了一个讲座,请经济学院当时全国知名的教授给我们讲怎么做研究怎么做学问。我记得请了张薰华教授,他研究的内容以经济学角度而言,和我们现在的研究差别是很大的。但我从他身上看到,做研究首先是做人,要甘于寂寞,这个触动很大。

此外,还想谈谈个人修养问题。作为一个医生,修养是非常要紧的。要有感恩之心,感恩对领军人物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要感恩我们的父母,感恩我们的老师。作为一个青年工作者来说,心中常怀感恩之心才能走得更远。

毛颖:医学是探索生命,也可以说是延长。但你在这里起的作用,其实是因为你的老师引导和扶持才成功的。我一直记得导师对我手把手的教导。其实在成长过程中,我的导师总是非常宽容地看着我成长。2001年,我在他手把手的指导下做搭桥手术,当时感觉非常好,后来查文献时,发现他在上世纪80年代时已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我对我的老师非常感恩。

还有保持诚实的心态,一定要有一个诚实的,要克服浮躁的心理。诚实体现在学术上,也体现在工作中。诚实对待家人,诚实对待同事,你得到的回报是真诚的帮助和支持。

封东来:复旦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一直有追求卓越或者创新的传统……科研也是精神的传承,因为“奔四”了,所以也会想想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后来觉得你做的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不做别人也做,但你的学生真正是把你的精神方面的东西传承下去,包括你做报告的习惯,分析问题的思路。我可以培养一些年轻人,这个我觉得是最有价值的事情。

【问答】

新闻视点:老一辈的学术传统在今天这个快速变化的社会还有意义吗?

毛颖:至少在医科上,师徒关系是很重要的。现在的医生培养模式很大程度上还是“一对一师徒”的模式,所以我们还是要求和强调尊师、感恩。这种关系可能有点中国式的传统色彩,但作为一个青年工作者来说,心中常怀感恩之心可以使我们走得更远、更稳健。

陈钊:经济学的特点是进步很快。可能课题、研究的手段跟前辈一比全变了,但老一辈留下的是比技术更重要的东西,一个是认真劲,有些老师修改学生论文时,真的是细致到标点符号。另一个就是“问题意识”以及注重事实、注重案例研究。比如我们学院的张军老师说过一句话,做一个好的研究要从学会问一个好的问题开始,这个对我的触动很大。

新闻视点:可能达到老一辈“物我两忘”的境界吗?

陈钊:所处的发展阶段可能不一样,他们想得很透彻,但在我们这个年龄可能做不到。不过还是要有理想主义。

毛颖:不断接近,沿着老师的脚印走下去。

学术使命:仰望星空的时候很浪漫

学术的背后仍然是责任心与使命感。不仅仅是知识的简单应用,而是为了传承真理,为社会、为国家甚至为整个人类解决技术和社会问题,所提供的是解决问题之道。杨玉良引用美国一位学者的话说:大学要有真正的伟大的思想家,大学是一个以理智建设国家的神殿,要在人们心中唤起崇敬之情。

【演讲摘记】

封东来:科研我认为是一个最浪漫的事,有机会让你接近我们的大自然母亲,揭开大自然背后的奥秘……引用康德的话,最值得敬畏的是“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当你仰望星空的时候,当你扪心自问的时候,是很浪漫的感觉。所以我当时中了这个毒,就死心塌地去进行物理的学习。

本文由亚洲城发布于学校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毛颖:医者的学术修养和个人修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