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54548866永利集团官网:黄豆救命
历史故事 2020-01-25 07:17

民国初年,军阀混战,又遇黄河决口,河南一带民不聊生,饿殍遍野。

在一个荒凉的小村庄里,已是午饭的时间,却只有一户人家的上空飘起一缕炊烟。

狗剩背着手从外面走进来,问正在烧锅的老婆:“水烧开了没?”

“快了。”老婆有气无力地回答。

他已经有三天没吃进一粒叫粮食的东西了,老婆也是一样。三天来他们吃的都是牲畜吃的东西,榆树皮、草根、地瓜秧……

一大早,狗剩就出了门,拖着虚弱的步子从村东到村西,又从村南到村北,仍然像昨天一样没能找到任何可以充饥的东西。在这个大灾年里,许多人已外出逃荒,村里冷冷清清,没有一点生机。他转了半天只遇到两个饿得半死的人,其他躺着的都已饿死多日,但无人替他们收尸掩埋。

老婆曾劝他一起外出讨饭,他死也不去,说要死也死在家里,何况爹娘刚刚过世,还要为他们守灵呢。

他们在死亡线上无力地挣扎着。快晌午的时候,狗剩碰到的那个半死不活的人告诉他,邻村的二蛋把老婆吃了。狗剩一阵揪心的疼痛。二蛋的老婆是狗剩的堂妹,而狗剩的老婆又是二蛋的表姐。

这小子忒狠了。狗剩想。

狗剩和他堂妹关系一直不错,二人从小挨肩长大,常一起割草、拾柴、放羊、喂猪、捉迷藏……

狗剩想起堂妹的好处,又想起前天和老婆为是否外出吵架的情景,把手握得咯吧响。

中午,他回到家中,吩咐老婆烧一锅水,然后悄悄地掖了刀去外面磨……

锅里的水开始有白沫打旋了,狗剩的内心却像沸腾的水一样激烈地翻滚着。

火光映着老婆苍白的脸,由于温度的原因,那苍白的脸上竟泛起一丝血红。风箱依旧有气无力地喘息着,灶里的柴仍然不停地吐着火舌舔着灶门,时而传来噼噼啪啪的声响。

狗剩用颤抖的手摸了摸插在背后的菜刀。

老婆的脸平静得像无波的湖水。她依旧吃力地拉着风箱,希望水快开。她没有问丈夫要自己烧这么一大锅水干什么,丈夫的话就是命令,她从来都是听丈夫的,包括前几天和丈夫商量是否外出逃难,虽然她不同意丈夫在家等死的想法,但还是依了丈夫,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他会想出办法来的。她想。

狗剩用颤抖得更厉害的手攥住了插在背后的菜刀的刀把。

老婆抓一把柴火送进灶里,用力拉一阵风箱,只听“吧”的一声响,一粒被烧热的黄豆炸出了灶门。

老婆拾起那粒还有些烫手的黄豆,说:“哥,过来,张开嘴。”

狗剩像是听到命令似的,迈前一步,低头、张嘴。

喷香的热黄豆被老婆放进嘴里,狗剩的眼里涌出了热泪。

“老婆!我对不起你……”狗剩把菜刀扔在地下,抱住老婆大哭。

“哥,你是一时糊涂,我不怪你。可咱们不能再在家里等死了,我们去讨饭吧?如果你拉不下脸来,我去讨。”老婆泪流满面地劝着狗剩。

狗剩使劲点了点头,把老婆抱得更紧了……